追蹤
夜色‧敏加堡
關於部落格
結束‧開始。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7337513-2");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219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跑團紀錄-支線任務-尤里安-血與責任

〈愕然驚醒…〉 啊,頭好痛,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我茫然的向四周望去,只見一棵棵奇異的高大植物將我團團包圍,在不遠處有一艘摔的支離破碎的飛行器正在徐徐的冒著煙,而四周都是破碎的零件。在看到那台摔爛的飛行器後,一幕幕的景象突然從我的記憶中掠過,包括空中大盜的來襲還有我跑出來看熱鬧結果被撞下飛行船等等,我全部都回憶了起來。 站起身子動一動後發覺沒什麼大礙,再看看四周,想起行李都留在了飛船上,現在的我身上可說是一點東西也沒有,再想到那台飛行器上可能有可以利用的零件,我就往那台飛行器走了過去。在用力的踹開艙門後發現裡面的駕駛員已經摔成了一團肉醬,而飛行器中的零件也大多都損壞掉了,只有方位儀看起來還好而被我拆了下來,在飛行員的身上我發現了一把匕首插在他的腰帶上,還有一個袋子壓在他身後,裡面有一個造型奇怪的口罩也不知道是拿來做什麼的,不過想想以後搞不好會在什麼地方用到就也就一起拿走了,再看看確定已經沒有可以利用的東西後,我爬出了飛行器,用定位儀標出正北,希望一直朝正北的方向走去能走出這片森林。 走著走著,四周的植物變的越來越奇特,甚至會發出淡淡的螢光。感覺不像是一般的植物,反倒像是菌類,驀然間我想起了這是一種很奇特的大型木菌類,最高可以長到三四十公尺,簡直就是菌類中的巨無霸,而且這種菌類雖然美麗但落下的孢子卻有劇毒,這時我才知道飛行器上找到的奇特口罩是做什麼的,“剛好可以拿出來防止吸入孢子”我想。 突然,我聽到一陣“嗡嗡嗡”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似乎整座森林都充滿著這個聲音,我驚慌的轉頭向四周查看,發現一群巨大的飛蜈向我的所在地飛來,沿途還不斷將森林裡所能見到的生物都吞進肚子裡,看的我毛骨悚然,馬上向前飛也似的逃跑。 不過,很不幸的,我跑的方向跟他們前進的方向是一致的…,所以我一直沒辦法擺脫牠們,正當我跑的精疲力竭想放棄的時候,突然身後的聲音逐漸消失,我轉頭一看,那群飛蜈很奇蹟的失去了蹤影。就在我暗自慶幸的時候,瞬時間四周略過好幾道黑影,我將匕首拔出,像四周警戒的看著,以防又有什麼怪物跑出來。 就再這一刻,八隻刀布林從身旁的孢子叢中竄了出來。 “阿~~~~~~~~~~”我又開始了我的逃跑之旅,可是不管我怎麼跑,他們都有如鬼魅般的圍在我的四周,跑了一陣子,發現到跑不出去,我就放棄了逃跑這條路,拿起匕首,向其中一隻刀布林刺了過去,結果不但沒使他受傷,反而是我的匕首被震斷。見到手中唯一的利器被弄斷,我只好無助的站在中間,以敵視的眼神望向他們,這時又有一隻看起來更為壯碩的刀布林,從牠們之間走了出來,並說:「你好,陌生人,這兒似乎不是你該來的地方。沒有人大膽到敢不全副武裝就進入這孢子海之中,你可是第一個。」他那似乎可以穿透軀體的目光仔細的打量著我,最後停留在我手中緊握的匕首上。「我的徒弟們觀察你好一段時間了,他們對於你擅自入侵我們修行之處不太高興,但是看到你無助的樣子,還是忍不住插手了。」我突然想到剛剛莫明奇妙消失的飛蜈。 「是可笑的樣子,就像個人類小女孩一樣尖叫…..」一名刀布林輕蔑的說。 「你給我閉嘴,邱雷爾(July),有點禮貌!」米特勒說 「是的,師父!」邱雷爾低下頭,似乎在反省剛剛的過失。 「你好,我名叫米特勒‧奧格,不知您尊姓大名?」 「我叫尤里安‧羅德亞,很高興認識你。」「可以不要把我吃掉嗎?我的肉不好吃,真的不好吃!」 「你搞錯了吧,我們並不是為了要吃你才追你的。」 「真的嗎?那太好了,可不可以請你們讓出一條路來,我必須要過去。」 「當然可以,不過,你似乎走到錯誤的路上了。」這個時候,刀布林讓出了另外一條路來。 「你似乎是被引導到這兒來的,你和他有著一樣的味道。」「繼續往裡面走,你所尋找的東西就在不遠處。後會有期了。」 我一句話都不說,朝森林深處走去,就再當我越走越深入這座森林時,突然,我發現這座森林變的十分寂靜,一點聲息也沒有。然後,天上飄下了雪白的孢子,淡淡的陽光自森林的縫隙處傾灑而下,柔美且變化多端,紛落而下的孢子反射著陽光,彷彿一場七彩繽紛的炫麗雪景。老實說,這座森林真的美的異常,我竟連面罩都忘了戴,便在那兒呆立許久。等我發現之時,我才突然的發現到,這裡的孢子竟然沒有毒。在經過一陣訝異後,我繼續往森林深處走去,忽然間,我看見一名老者端坐在光芒之中,長長的雪白長髮及鬍鬚,幾乎將他的臉整個蓋住,那半開半闔的雙眼似乎是睡著了一般。 我突然明白他是誰,無須任何手勢或記號,更無須任何言語,一陣陣深沉的隆隆聲自你內心深處響起,彷彿是來自地心深處的鼓聲,血緣的脈動讓我們立刻了解彼此。我走過去,坐在那老者的身旁,靜靜的不發一語。就在這時,那老者睜開眼睛,並說起了話來。 「在遙遠的古代,三個界層為了自己的利益,而發動了一場毀滅性的戰爭,在那場戰爭中,無數的人民喪失了性命,而大地也被污染了,湖泊不在乾淨,河水不再清澈,三個界層的人都將面臨了滅亡,好在自然發揮了那包容及重生的力量,用孢子將毒素重新吸收分解,你看!」他伸手抓起一把土壤,隨著不斷自他手中滑落的細土,我看見了這土壤已不是有毒的暗紅色了,而是富含生機的金黃色。「你看到的正是我們最後的希望啊!」「這裡就是我所追求已久的淨土,我將在此化為煙塵,然後在被樹木所吸收分解,重新回到大自然之中…..我累了,我要休息了。」 那晚,在紛飛的孢子下,我安穩的睡了一個許久未有的好覺。 隔天,我起來時,我爺爺依舊坐在我的身旁,他見到我醒來,便將一副騎士臂甲交給我,並說到:「戴著他離開這裡吧,等你真的累了在回來這裡吧!」說完,他憑空開啟一道次元門,然後說:「去吧,總有一天我們會在見面的。」 走進了那扇次元門,依依不捨的,我回頭望著我爺爺那離去的背影,眼淚不禁滾滾落下…… 就在我走出次元門後,我發覺我出現在一座城市的小巷子中,而我遺留在飛行船上的行李,赫然出現在我的身旁,我想,那大概是我爺爺留給我的禮物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