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色‧敏加堡
關於部落格
結束‧開始。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7337513-2");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219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教練這工作....

對於教練這個工作,很多人會投以羨慕的眼光,羨慕我們能在從事自己的興趣之虞,賺取相對優渥的報酬;當然,我的父母也不例外。也因此,在討論索斯克的未來發展時,他們常會以此為思考重點,思考要怎麼安排我接下來的學習歷程,要先去哪裡拿個碩士,再到哪邊念個博士,才能夠讓我強化我的教練地位與形象,這樣我才能招到很多的學生。
甚至,父親總以為我之所以想要作武術工作,是因為我喜歡教學生,想要傳授我所學,於是總是會冒出「你可以當大學教授,再到大學裡面開武術課」,這一類讓我聽了氣到渾身顫抖的蠢話。
我並不否認教學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將自己所學的一切傳承下去,並且看著學生們逐漸成長,確實是令作為教練的自己充滿了成就感,但是,與我練武的真正信念相比,這樣的喜悅不過是毫無價值的附屬品。
在我的價值觀念裡面,教練的身分代表著無盡的無力與絕望。成為教練意味著你已經不再有能力上場競爭,因此只能將希望放在選手身上,藉由傳授你所累積的經驗與認識的技巧,期許選手能夠完成自己所未能完成的夢想罷了。
或許在一開始,我們在無論技巧或者身體能力等各方面,都勝過學生許多,但我們很清楚這僅不過是暫時的。我們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也知道學生還有著多大的成長空間,而也正因著樣的「知道」,我們選擇將希望寄託於他人,靜靜等待著終將被超越的那日的到來。
我想不僅僅是我,對於大多數的運動員而言,與其成為教練,我們還寧可以選手的身分繼續努力。
我之所以不斷的練習武術,是為了開發自身的能力,挑戰自己的極限。說真的,或許是因為我還年輕,我並不真正在意我所學的一切是否有人承繼,我所重視的,是我是否能夠成為一名符合自己期望的武術家。
我知道我若真要成為自己理想中的武術家,我勢必要全心投入武術。我打從心底不相信,一個只是用業餘時間練習的人能夠超越職業的水平;至少就我所見,檯面上那些被吹捧上天的業餘大師,他們所表現出來的實力都是我所不屑一顧的。
我很清楚我所擁有的實力,或許在業餘與半職業的領域中稱得上翹楚,但我見識過、也深刻的了解我與職業選手的差距。因此,在知道自已無法以職業選手的身分養活自己的情況下,我能選擇的就只有教練工作而已。
我不是為了成為教練而學習,教練工作不過是在我追尋武術的道路上,既有能力所能夠勝任的謀生方式罷了。
因此,請記得,並不是我想當教練,而是我只能當教練。
教練這個工作,對於身為武術家的我而言是希望,但它卻也象徵了我作為運動員的無奈與悲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