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敏加堡

關於部落格
結束‧開始。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7337513-2");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218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

索斯克最早聯絡上的是屏東市體操訓練站的劉教練,而劉教練則顧及到從高雄跑到屏東交通上比較麻煩,因此主動介紹了於高雄授課的邱教練給索斯克。雖然之間因為劉教練忘了索斯克的電話,而索斯克又沒上網看留言的原因有所延遲,但終究還是在上週三順利的與邱教練聯絡上,並約定週四晚上前往三民國中進行第一次的課程。
有賴於過去小恩教練所奠定的基礎,在學習上並不會感到特別吃力,而且這樣相互對照之下,我才發現小恩教練對於基本動作的要求確實很高。該堂課由於出席人數較少,每名成員練習的次數自然增加許多;在三個小時左右的練習時間中,索斯克翻了不下數十次,終於能夠稍微掌握側空翻的感覺。
結束課程返家後,當天並沒有什麼酸痛的感覺,只覺得全身癱軟,但從第二天開始,肩部的斜方肌以及右半邊臀部的梨狀肌便開始隱隱作痛。索斯克本來想說忍一下便過去,誰知道疼痛的感覺疾劇增加,乃至於整個肩頸都痛到不行,忍無可忍之下,索斯克只得跑到每週都會報到,進行調理的中醫傷科診所求助。根據醫生的說法,由於索斯克之前臀部肌肉已經有些負荷過度的情形,再加上週四這樣突然劇烈一動,才會導致現在這樣肌肉過度疲勞的狀況,必須要休息個幾天才能夠恢復。
雖然說疼痛依舊,但是聽醫師這樣一說,感覺上總是也比較踏實,不會那麼擔心了。
其實這次這樣的情況,反映出傳統國術與新武術(近似於體操的概念)之間最主要的一樣差異,那就是在傳統武術的概念中,著重於以最少了力量、最少的運動,做出最有效果的攻擊;也因此若是一個動作只需要使用這一系列的肌肉,那我們便不會去使用到其他。這樣的作法在戰鬥中確實很有效率,也很節省體力,但卻也變相的造成我們在進行許多動作時,往往會只仰賴單一肌肉的運作,進而變相的造成肌肉的過度負荷;而索斯克這次的情形確實也是如此。
由此不難理解,為何鄭師兄會建議我先練習體操之後,再著手練習新武術的動作。因為與其從枝微末節下手,還不如從主幹進行培養,才是兼顧全面性的作法。
總而言之,雖然練習體操很辛苦,雖然現在因為全身疲勞而導致柔軟度差到讓人有些害怕,但俗話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增益其所不能」,如此索斯克也總算是朝全方位武術家之路踏出了一步。


不過還是好難受呀!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