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敏加堡

關於部落格
結束‧開始。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7337513-2");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218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R.O.C-KS-SAS 2009寒訓 - 鐵道旁的理想鄉

在這樣特殊的背景下,雖然本隊目前登記的隊員數高達五十餘人,同時亦以每年十餘人至二十餘人的數目增加著,但平日活動的人數並不多,而寒假與暑假便是一年之中,隊員們最能夠回來參與活動的日子。久而久之,本隊便有了隊員們都儘量於寒訓與暑訓返隊的慣例。
今年的寒訓在動員上也是非常成功的,雖然依然沒有全員到齊(畢竟有人在國外),但參與情形還是堪稱熱烈,參與人員數多達四十餘人,一行人浩浩蕩蕩,確實展現了平常日子不可能看到的,本隊作為全高雄最大的私人槍隊的真正氣勢。
只是,誰知道在大軍抵達屏東場後沒多久,眾人剛剛整補完準備下場之際,竟然殺出一隊國有財產局的人員,要求本隊於十五分鐘內撤離,否則便要通知轄區員警前來驅離。雖然作為隊長的我與對方的代表周旋良久,然而仍舊無法令其改變決定,無奈之下只好另全體隊員撤出。撤離了屏東場之後,眾人先在屏東場前的停車場拍攝團體照(今年終於記得拍了....),接著集合商議下一步棋該如何走。
由於本隊的舊廠地橋頭場已證實拆除,而屏東距離較近的其它場地又不足以容納本隊今日龐大的人數,這導致我們陷入了被迫結束活動的境地。然而,不甘於寒訓就此結束,我與幾位隊員同時提起在由高雄搭乘火車至屏東的路上,沿線所看到的一座廢棄工廠。雖然不曾進行過場勘,而究竟是否能夠遊戲亦仍是未知數,但隊員們還是一致通過移師至該場地的提案。
我們一行人搭乘火車至距離該廠區較近的火車站,接著由我、昭如、普連及秘書長阿鴻四人乘坐計程車先行場勘,確定可以進行遊戲之後再通知其它隊員前往,頓時計程車來來去去,就某種層面來說也是挺壯觀的。
新場地是一座廢棄的肥料工廠,場地大小與橋頭相當,由兩棟主建築、兩座獨立碉堡以及一座遼闊的瓦棚所組成,而其中位於兩棟主建築之間有三座巨大的肥料發酵桶,貌似俄羅斯日炙飛彈的發射台座,再加上場地所生長的茂密植物,多半是長著氣根與蔓藤的小樹;整個場地就彷彿一座位於越南叢林中的飛彈基地,頓時讓眾人興奮不已。
雖然找到了新場地,但本隊今日依舊沒有進行遊戲,這是由於場勘之後發現該場地雖然好,但一來對場地特性並不熟悉,二來有某些地方需要好好請掃整理一番,否則有些部份可能造成危險,因此今日的活動以試跑、演練以及模擬戰為主。
若要確實形容該場地,我會說它是一個挑戰等級很高的場地,勝過橋頭場不少更遠遠勝過屏東場。它的作戰平面非常的立體且錯綜複雜,在這裡不能僅僅瞻前顧後,同時還必須左顧右盼、看上顧下,否則便會馬上陣亡。或許,藉由這個場地的磨鍊,不僅僅是雄中的孩子們,整個槍隊全體成員的技術都能夠更上一層樓吧!
雖然被趕出來很掃興,寒訓沒有打到很可惜,但能夠找到這樣一個場地,或許也能夠算是值回票價了呢!

(另外,我有些話要跟雄工的孩子們說,特別是帶隊的孩子,我對你們今天的表現和態度感到很不高興。首先,我們已經說過了,既然你們要參與本隊的活動,那就必須接受本隊的領導。同樣的道理,是你們自己提出想要參與生存社孩子們的訓練課程的,那你們就必須依照本隊的規範來,接受本隊的指導。再來,我們之所以教你們並不是為了表現我們多有經驗,而是為了讓你們能夠真正學到東西,所以不要老是耍些小聰明,或口頭上講些五四三的,這樣對你們一點幫助也沒有。最後,我們很歡迎你們參與SAS的活動,但活動前請確實簽到,不要總是看到我們的公告後擅自跑來便要我們跟你們一起玩,這是對我們的尊重。
希望這樣的狀況以後不會再發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