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敏加堡

關於部落格
結束‧開始。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7337513-2");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218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橋頭場告別特輯)-午夜夢迴,橋頭槍響依舊。

前言:
矗立於筆秀社區入口,陪伴高雄生存遊戲玩家走過無數個歲月的廢墟-「橋頭肉品市場」,在近日由銀行進行拍賣後,終於結束了長久以來的任務,即將正式退出歷史的舞台。
相信只要是高雄的玩家,對於橋頭場必定都不陌生,交通便利、環境優異的它,曾經是高雄市大多數的槍隊週末聚集之處;至於對我甚至SAS槍隊的ABC期隊員們而言,橋頭場更有著不可抹滅的意義存在。我第一次來到橋頭,是我正式加入BBWT的第一場活動,同時也是我剛接觸生存時的第三次活動,那時隨著小毛哥的帶領、徹頭徹尾是個生手的我,驚訝的望著眼前的遼闊場地,對於這樣與世隔絕的、彷彿就是為了生存玩家而存在的「異世界」,自內心深處趕到無比的雀躍。隨著時間的推演,新手變成了老手、BBWT變成了SAS,一直以來持續以橋頭場作為活動中心的我,親眼見證了橋頭場的興衰。自一開始只有兩三個槍隊活動,休息區整節甚至還有棄置的沙發與桌子可以使用,而後幾乎高雄的槍隊都以此為活動中心,毫無公德心的隊伍堆積了大量的垃圾,最後不願整理環境的槍隊寧可轉而至其他廢棄場地活動,而橋頭場則乏人問津;我們陪伴了橋頭場走過了它的輝煌歲月,同時最後也見證了它的結束。
雖然本隊早已取得了橋頭場拆除在即的訊息,但由於尚未尋找新暢地,同時又不願意轉至遊戲性較差的屏東場活動,近兩週內的活動還是選擇以橋頭場作為活動場域;雖然橋頭場的入口處已以鐵皮封鎖,但由於小門的部份並未加鎖,因此活動還是照常進行。只是,很明顯的,這樣理所當然去橋頭打生存的日子已經不多了。今日活動時,剛剛抵達橋頭車我及秘書長阿鴻便接獲先行抵達的隊員的通報,告知橋頭場入口處的小門以加了鎖,本想以從鐵繞道進入的方式進入場地,但沒想到很幸運的,在門口留守的工人竟主動幫我們開門,並告知離開時記得鎖門即可。就這樣,在熱心的工人的幫助之下,本隊得以在這順利完成這次活動,而我也得以在這風雨天中與橋頭場作最後的道別。
對我而言也好,對SAS槍隊也是,橋頭場都是一個無法抹滅的重要場域。這個我和隊伍由怯澀而成長茁壯的地方,絕對是我以及全體SAS隊員心中永遠的寶箱。在下面的篇章中,我將分享一些關於橋頭場的回憶,有些是我個人的回憶,有些則是團隊的回憶,不論是哪種,都只希望能夠藉此讓橋頭場的影像,永遠留存在眾人心中。

巡禮:
以下的照片是我利用今天活動結束後的時間,和阿鴻兩人留下來拍攝的,由於是臨時起意,沒帶相機的我只得用手機照,因此照片可能不太漂亮。另外,由於過去的活動照片多半是在休息區照的,因此我今天拍攝時沒有拍攝休息區的部份,而是以戰區為主,而且由於下雨的緣故,大外圈的部份並沒有拍,請各位見諒。


暗房-
位於橋頭場主建築入口的暗房,與戰區廣場剛好是相反方向,終年黑暗陰涼,伸手不見五指。
還記得有一次我們整個SAS小隊一開場就全部躲了進來,原先眾人擺好防禦陣勢嚴陣以待,結果到最後變成席地而坐開始休息,就這樣整場望著敵人在房外竄來竄去找尋著我們的蹤跡。


戰區入口-
在暗房正對面的一排入口,直接通往中央廣場,在過去GY隊還存在的日子中,本隊往往便是在此處隔著中央廣場與GY隊僵持;隊長的M4SR15也是在此處初生試啼。由於過去本隊隊員的槍普遍較GY隊員弱上一節,因此隊長購入了一把出速高達150SR15作為對GY的專用武器,隊上其他人則將這把SR15戲稱為死神。還記得該槍初次下場之時,便是在此處對廣場對面以外紅點對我亂閃的白目GY隊員開火,打得頓時場中驚叫聲連連。


中央廣場-
橋頭場中最難以推進的地方。過去寒暑訓或者隊伍作訓練時,也都是以此處做為基礎、跑位訓練和講習的場所,記得最早BBWT也是在此處新進隊員進行教學。


密室-
被本隊叫做密室的部份,可說是橋頭場中最難進攻的地方,內部由狹窄的通道以及相連的數個小隔間形成,下雨的時候還會嚴重積水。密室中較為重要的地方有被稱作狩獵場的封閉空間,以及另一端的開口窄巷。進入狩獵場中的人以槍支伸過中矮牆偷襲另一端的敵人,但卻只能困守於狩獵場中。窄巷則是非常難以突破的出入口,多數人也會避免靠近,但若能通過此處,卻也是迂迴的最佳路線。


房間群與雙門暗房-
通過了密室的窄巷後便會抵達房間群,而雙門暗房則是和密室隔著一面牆,此處的戰略價值極高,一方面可藉由側邊的開口監視左路,另一方面可由雙門暗房監視右路主通道。這裡前BBWT隊長小毛哥的放血槽鐵壁陣型的重要防守區域。


右路主通道與成排房間群-
右側的主通道,旁邊則是右側的成排房間群,一般會避免以主通道推進,而改採於房間群中穿梭的方式。另外房間群也可向外通往右側三層樓建築或者右側廣場,亦是迂迴作戰的重要路線。


放血槽-
後方的廣場,前方為房間群與雙門暗房,右側則為右路主通道與成排房間群,左側則是直接接到左翼路線,後方則是後方房間群。小毛哥的鐵壁陣型便是以此處為指揮核心。


後方通道與後方房間群
-
位於後方的的長廊與房間群,兩個對外的出口分別可通往右側三層樓建築的後方以及主建築後方的瓦礫堆。這裡是我和昭如搭檔由大外圈迂迴時,進入主建築的必經之路。


左翼路線-
位於左翼的室外道路,路旁草木茂密,草木過去則是壕溝,到後期由於前方為垃圾所堆積,因此通行不便。還記得過去BBWT時期有次因為鎮守此處的友軍集體自動喊陣亡回休息區吃便當,導致防守於放血槽周邊區域的我及其他BBWT隊友面臨被敵方圍剿的窘境。


壕溝-
未於右翼通路旁,突然低下去的一整條大壕溝,下雨時往往會積水,但平日卻是部隊隱密推進的優質通路,只是若敵方早有佈陣會傷亡慘重;此處也是秘書長阿鴻的「藍波鴻」傳奇的締造之處。在A期隊員的時期,阿鴻曾於壕溝中以一隻MP5RAW擊退來同時來自其他三個方向的三隻MP5,因而造就了藍波鴻的傳奇。三隻MP5中其中一隻為企鵝的MP5,一隻為昭如的MP5,而最後一隻則不可考。


右側三層樓建築-
位於右側的獨棟三層樓建築,監視著大外圈,由於二樓為房間群,是進行建築物攻堅訓練以及逐屋戰的最佳場地,本隊還曾經於此進行過不限陣亡次數的「八百壯士死守四行倉庫」。不過由於拍攝當時因長時間陰雨,建築室內通道狀況不佳,因此並未拍攝二樓、頂樓及建築前段的部粉,僅拍攝後方的批價廣場(卡仕伯外拍處)

右側外通道
與右側房間群一牆之隔的L型通道,路徑上有兩間廁所,形式上難以派駐人員防守,但時常會被用來作為迂迴至右側廣場及三層樓建築的路徑。

右側廣場與外迴廊
延著主建築右側的迴廊與小廣場,極少掩體推進不易,但技術好的人則可利用此處做為絞殺室內中央廣場的有利戰略位置。

大外圈
位於更右方的完全室外道路,路徑上有建築廢墟及垃圾山,一般再分派進攻兵力時,迂迴的突擊小隊都會以此處進攻,但若遇到防守方槍枝射程較長時則難以推進,屬於難攻易守的場域。不過守軍要注意來自右側廣場直接跨過右側三層樓建築以及垃圾山的敵人,此處也是隊長我最為熟悉及擅長的攻擊路線。不過,還記得有一次午飯後,由於酒足飯飽精神恍惚,由隊長我所帶領的突擊小隊每一名成員一路上都瘋言瘋語說說笑笑,還撿地上的椰子亂丟,就這樣毫無防備的走到敵人前面,莫名奇妙的全部陣亡。

由於今日拍攝實雨勢不斷,隊長只得放棄直接拍攝大外圈的照片,此張照片為站在右側廣場,隔著垃圾山遙想大外圈的畫面。

後記:
 陪伴了我們哪麼長時間的橋頭場,如今即將劃下句點,雖然早就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到,但卻從來沒有將其在心上,只是將橋頭場的存在是做是一種理所當然。如今,隨著它的消失,KS-SAS槍隊或許將再也部會涉足橋頭,但那座承載滿滿的回憶以及情感的橋頭場,將會永遠存在於每一名SAS隊員的心中。

自入口處拍攝橋頭場,最近的建築為休息區大樓。


隨著大門的關上,橋頭場漫長的任務將正式劃下句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