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敏加堡

關於部落格
結束‧開始。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7337513-2");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218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歸零

最近由於趕著完成七、八月場的道具,忙得亂七八糟,再加上開工以後發現,有很多材料在高雄超級難找,導致我陷入的無米得炊的窘境。更不得了的是,偏偏索斯克又是個完美主義者,在勉強使用了替代材料的情況下還是維持著原先的標準,導致成品丟了又丟,光是英雄王的盔甲組件中的護襠至今便已經丟了三個版本,而丟掉的原因,不外乎是某一個角(弧度問題)的噴漆噴的稍濃,或者亮光漆的表面被我的指甲刮到。理所當然,這樣的不斷重複的工作勢必產生焦躁,而焦躁又導致失誤,就像是昨天下午,因一時情緒上來而打斷了已可堪稱完工的乖離劍劍柄一般,如此惡性循環的持續下去。
老實說,重新開始玩cos已經一年半了,我還沒有真正做出符合我一貫標準的道具。我已經深刻的感覺到,過去那兩年多的空白,確確實實的對我造成了很大的影響;認清這點讓我感到非常惶恐,因為這表著我已經失去了某些曾經擁有過的能力。過去曾經當作理所當然的東西,如今已不再理所當然;過去曾經習慣熟練的技法,如今已不再習慣熟練;過去曾經慣用擅長的工具,如今亦已不再慣用及擅長,就如同靈魂被挖掉一塊似的,當自己每每望著不盡完美的結果,發現如今這個自己和記憶中相去甚遠時,那種失落感與悲哀實在是令人感到沉重卻又空虛。
在這邊我要先感謝馬可多,要不是他昨晚線上約我週日看表演場地,我不會有機會向他吐苦水,更不會因為那一連串的對話而引領我開啟問題的癥結點。昨晚,與馬可多對話時我忽然起意,希望請他替我製作乖離劍的甜筒,理由是現在的我無法處理當初設定要使用的材質。當下我覺得這是合情合理的事,但在事後看來,我卻發現我是在逃避。逃避什麼呢?逃避現在的我和過去的我已經不同的事實。這讓我想到前兩個禮拜至桃園參加國術總會的裁判訓練時洪老師對我說的話,「拳有形和意,你的意已經到了高手的程度,但是你的形還沒跟上。」,這說的不就是我現在做道具的情形嗎?
縱使我依舊維持著過去的評判標準、設計思維及製版能力,但兩年多的空白還是讓我的手法及技巧生疏,就如同打拳時形不及意容易走火一般,在這樣的思維與技術的不對等下,最後等待我的勢必僅有一次次的失望。就如同我一貫對自我要求的標準,那理所當然是來自過去工作室所產出的一件又一件作品,但我卻始終忘了現在的人事時地物都與那時有著大大的不同。我忘了過去我能在工坊中自由揮灑,不必擔心環境被弄髒,因為工坊中的擺設除了四張工作台外其他都是機械工具,打掃起來很容易;然而現在的工作地點是我的臥室和我家的車庫,就連用砂紙磨個東西也要小心翼翼顧東忌西。我忘了過去材料都是由藍兄統一訂購,因此不籌缺料;然而現在我必須要東奔西跑買材料,而且在高雄還很多東西找半天找不到。(媽的!為什麼我認識的店家都是台北的!)我忘了過去的作品是六個人專業分工的結果,我不用親自操刀我不擅長的部份,例如噴漆和上膠之類,但我現在是一個人,全部都必須自己來。
我一直在逃避,一直不願意面對自己已經和以前不同,不願意去面對自己技術已經退步的事實,只是一味的用過去的榮光來催眠自己。就如同馬可多所說的,「無法處理特殊材料時,那就只能用簡便的材料。」,為什麼我總是拘泥、侷限於那些或許我過去很熟練,但現在卻因技術退步或者失去工具而無法處裡的材料,而恥於使用一些隨手可得又簡單的材料呢?
我究竟在堅持什麼?堅持自己的工作原則?還是我只不過是不願意去正視我已經做不到當年的程度的事實?
有什麼材料就用什麼材料,有多少能力就用多高的標準,這樣一來人才能在一次逐漸的進步,而不是永遠在挫敗與失落的谷底徘徊。因此,我要將自己歸零,重新回到最初開始做道具的心態、動機與熱情,然後在一次的成長、在一次的進步,最後在一次的回到同樣,甚至更高的峰頂。
從現在起,索斯克歸零然後出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