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色‧敏加堡
關於部落格
結束‧開始。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7337513-2");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219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最純真的讚美‧最純然的喜悅

這種感覺真的很特別,腦中浮現的是純粹想要打拳的念頭,毫無目的與理由,就只是想打拳;雖然過去也有過,但這次格外強烈。而且說實在的,今天是我鄭子37式有史以來打最好的一次,不僅僅是勁有發、身有鬆,招式之間還出現的一種特殊的感覺,一種實在說不上來的感覺。總之,今天的我真的很不一樣。
由於是傍晚去打,周圍的觀眾群和以往不同,不是其他太極拳或圓極舞團體的成員,不是練趙堡太極的師兄妹三人組,取而代之的是一群嬉笑遊戲的孩童,約莫幼稚園小中班;從我開始打42式起,這群正太與蘿莉的組合便在我周圍來來去去。
正當我孫臏劍練到一半,劍勢暫頓之際,其中一名留著小平頭的正太忽然跑到我的身側,用堅定的語氣向我說到:「你不能殺我姐姐喔!」,而我則笑著回答「不會,我不會殺你姐姐。」後繼續我的招式,小正太也如同得到了滿意的答案一般,回到了遊戲的行列。不久,那名小正太的母親走了過來,要小孩子們不要干擾我打拳,想不到小正太竟然同他媽媽說道,「他答應不會殺姐姐!」正太的母親聽了莞爾,回答「那樣你們也不能在這邊干擾人家呀!」後便將小孩子們整群領走,而我則繼續接下來的青龍刀的練習。
在我打完青龍刀,喘息片刻準備練八仙雙扇時,一名穿著紅衣服的超萌小蘿莉手上抓著一杯飲料,飛也似的跑到我前方的樓梯上就定位(我習慣在演藝廳的樓梯前打拳,因為那裡讓我想起少林寺的山門。),接著專心的盯著我瞧。當下我心頭一震,打了起式後忽然忘記下一招究竟是什麼,只好笑著摸摸鼻子從頭來過。在我打扇子的期間,小蘿莉完完全全的扮演好一個小觀眾的角色,從頭到尾直直的盯著我瞧。而在我扇子收勢的那一刻,小蘿莉又再度飛也似的跑走。
然而,不久之後,那名小蘿莉領著剛剛那群正太蘿莉們,再度出現在我的面前,只是這次他們並不是在樓梯上嬉鬧,而是成群坐在我右後方的地上,一雙雙小眼睛盯著我猛瞧。那時我剛剛打完落秋風雙杖,已經上氣不接下氣,哪知被他們這麼一瞧,我竟不知從哪冒出了力氣,拾起一旁被我用電工膠布補強的老竹棍,直接練起了太衡棍。
誰知道就在我練棍當中,一記崩棍殘心之際,那名方才問我是否殺他姐姐的小正太,走到我的身旁並且脫口一句「你練習練的好好。」 由於正在套路當中,我只是對他輕輕一笑,接著便繼續接下來的動作,而小正太也回到人群中。在我結束了太衡棍的練習,抓起水罐大口飲用之時,不知道是否認為剛才我沒聽清楚,小正太再次走到我的身旁對我說到:「你剛剛都練習練的好好。」 
當我再次聽到這句話從他口中說出,我心裡竟感受到難以言喻、最純然的喜悅,和其它任何人的讚美相比,一個完全不懂武術的幼稚園小孩的讚美,竟然能讓我打從心底感到喜悅。我想這大概是因為,往常大多數人的讚美都包含了另外一層的意義,不是話中有話便是於你有求,然而,這樣一個來自無知孩提的讚美,卻是最單純、真摯的,而這種純真的讚美,也理所當然最能感動人心。
發自內心的,這是我自小練拳練到現在,感覺自己距離武術的精神最接近的一次,同時也是我練拳以來最有成就感的一天。
總而言之,今天的我真的很不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