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敏加堡

關於部落格
結束‧開始。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7337513-2");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218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武術之於我

我最早接觸武術是在幼稚園大班,那時是在尚武道館的林教練指導下學習跆拳道,所以雖然傳統國術是我們家學,但我實際上是個跆拳底。說實在的,我當時並不是個好學生,或許是因為年紀太小的關係,那時的我將跆拳視作是炫燿的工具,它讓我在同學面前能夠表現出高人一等的勇武姿態。同時也因為這樣的心態,我對於"場"(跆拳套路的稱呼)的練習毫無興趣,畢竟那時的我無法去了解到套路究竟有何意義,只覺得比起能在對打中現學現賣的踢技,一個人像白痴一樣在場上擺姿勢的場實在不知道有何作用。在這樣的既有觀念作用下,我對於場的部份實在是愛學不學,最基本的太極一場至八場我只記了二場和八場,因此初段(黑帶一段)的升級考時還是靠著教練私下對考官要求考我會的太極二場才得以過關;至於為何在八個場中我會獨獨記得這兩場呢?二場我是不知道未什麼,不過八場是因為起頭是帥氣的跳前踢才讓我感到興趣,這件事是我始終清楚記得的。
我真正開始繼承家學,也就是接觸國術,是在我小四的時候;還記得那時奶奶還是國術會副理事長,同時也在太極拳協會擔任教練和裁判的職務,因此我最早練習的套路便是鄭子太極37式。或許是因為年紀增長的關係,那時的我已經開始能夠乖乖的練套路,在當時練拳對我而言是一件有意思但卻又很煩的事。練拳之所以有意思,是有意思在與他人的打鬧中能夠做出類似招式的成就感,以及接受到當大人看到小孩子練太極拳時所必定出現的讚美時的虛榮感,而之所以覺得麻煩,一來是雖然能夠乖乖練套路,但卻還是不能體悟套路精神層面上的涵義,因此往往覺得多餘,二來則是因為我奶奶那和涼宮春日如出一轍(這是友人小孟的評論XD)的超級任性、自我又陰晴不定的性格。換句話說,當時的我之所以能夠乖乖的練拳,是出於我比人家多會一樣特別的東西的那種虛榮心。至於我遇見中野爺爺,開始學習居合道大概也是這個時期,不過中野爺爺似乎是老早就知道我這個小夥子對儀禮之類的東西一定沒興趣,因此是先教我刀術,直到後來才交我刀禮。總體而言,當時的我雖然並不是真的喜愛武術,但因為嚐到了練武的甜頭,所以能夠持續的練下去。不過也因為這樣的心態,當時的我對於武術是人家給我東西我才吃,並不會有想要自己主動去學什麼的念頭。對於這樣的我,所幸奶奶老希望我能繼承衣缽所以塞我ㄧ堆東西才讓我有足夠的實力。
這樣觀念直到高中三年級才真正開始有了突破性的轉變。
直到今天,武術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份,已經超脫了義務甚至興趣的範疇而成唯一種習慣。現在的我對於武術有著無比的企圖心,無時無刻都希望自己能夠更加精進,也因此總是竭盡所能的吸收新知,只要看到不錯的東西就想要把它練成自己的。不過不容置否的,在這樣的企圖心中也包含了自卑與失望的成分,其實我很擔心自己沒辦法達到如同野鶴山人師公或者奶奶那樣的境界。我自己很清楚,要不是因為我是嫡長孫,我不可能繼承衣缽;要不是因為我是奶奶的衣缽,那些武術館的教練們不可能會沒事和我閑嗑牙一整個下午;要不是有這樣的背景,別人也不可能會用教練這個詞兒來稱呼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夠走出本門前輩的威名的庇護之下,靠著自己的實力闖出一片屬於自己的江山。
如果現在要問我武術對我而言究竟是什麼,我的答案會是:「不知道,但是我沒有辦法想像我的生活中沒有武術的樣子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