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色‧敏加堡
關於部落格
結束‧開始。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7337513-2");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219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我是道具師?

停了很長一段時間沒做道具,重新開始後卻又老接到些小飾品之類的請託,難得最近有空可以做我擅長的大型道具,沒想到我竟搞的一塌糊塗。其實不久之前在做光劍柄時,我就覺得有些不順手,特別是上漆的部分;雖然上漆本來就是我技術中最弱的一環。道具師同事方兄曾經挖苦過我說,我的作品在上漆之前都和職業級道具師不相上下,意思當然不必特別去解釋啦(苦笑)。話雖如此,但我這次噴漆出錯的嚴重度也實在是太離譜了吧!第一天把乖離劍的中央護手噴了5mm厚的漆,結果花了半小時才把它用松香水全部溶掉。 令我沮喪不已的並不只如此,以往的我在設計道具時,馬上就能想出最有效率的製作方式,可是這次整個走了樣。我還是可以想出可行的做法啦,但總是等到道具雛型整個完成時,那個最效方式才忽然從我腦子裡蹦出來,根本就於事無補,反倒讓我多了些悔恨。 還有以前使用工具的手感都不知哪裡去了,總之就是整個不對勁兒。 雖然方兄安慰我,說我只不過是太久沒開工,只要做一做自然就會恢復正常,但我卻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應該怎麼說呢?我好像變得很急著把道具做好,這次就是很明顯的例子。 一柄船槳加甜筒劍,我竟然想趕在12個工時內完成,弄得自己趕東趕西,該仔細弄得地方都沒仔細弄。上漆的時候也是,抓起漆來就亂噴一通,一層還沒乾就上另一層,而且竟然連木頭先上亮光漆再打磨的步驟都忘得一乾二淨,直到噴完漆發現槳上怎麼一大堆木節時才想到。補土也是還沒乾透就搶著去打磨噴漆,明明乾掉就會自動脫落的地方還拿去用砂輪機亂磨一通,真搞不懂自己在想什麼。 哀~,總之現在就先停下腳步好好想一想,等反省過、調適好再重新開始吧。道具就暫時停下不要做了,反正現在也沒有交單壓力。不過重點是,船槳和乖離劍都要重做了;下次就老老實實、按部就班的把他們完成吧!我真是對不起材料還有自己的精神和荷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