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夜色‧敏加堡
關於部落格
結束‧開始。

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unescap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7337513-2");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 219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0811(原為2007隊慶)

我們一開始所面臨的,是難看到不行的出席率,一個三十多人的槍隊,隊慶能到的人員數竟然只有十三名。更離譜的是,其中一部份的原因竟然是因為有一批同屬雄中生存的隊員,不顧隊慶結夥北上參加武哈祭,令身為總隊長的我,以及素有好好先生之稱、實際負責本次隊慶運作的秘書長阿鴻深感不悅。如果是參加武哈祭倒也就算了,最令我們感到痛心的是,那些小毛頭們藉口百出,離譜到不行的謊言理由一堆,這使得阿鴻親自跑了一趟雄中,將他們集合起來罵了一頓,給他們上了一堂道德教育課。在怒氣及失望的交織下,我親自取消了本次隊慶相關節目,將其改為一般活動。不過既然今天要出去玩,我當然不會讓之前的事影響我,一大早還是開開心心的出發。 由於要順便買明天上台中的火車票,我顧不得下得沒完的雨,騎機車去火車站。原本想說趁沒雨的時候趕快出門,結果機車才一出車庫,馬上就下起大雨。不過壞天氣是在預料之中的事,這次我將裝備壓縮為全部可以穿在雨衣裡面的形式,因此裝備一丁點兒水都沒沾到,但是有一部分我算錯了,那就是穿了裝備再穿雨衣,因為裝備也要佔空間的緣故,騎機車時整個腳幾乎都露在外面,結果就變成下半身全濕上半身沒事的詭異情況;虧我昨天晚上還把衣服褲子全都用防水塗料噴過一遍,結果卻一點屁用都沒有。 在火車站買完票後,我和陸陸續續趕到的隊員們會合;沒想到原先擔心的情況還是發生了,分別為一、二期隊員的昭儒及浩忠,因為下雨的緣故,被禁止出門,原先的十三人頓時減為十一人。 集合完後的眾人緊接著搭車前往屏東。 抵達屏東後,不想多花錢的眾人按照往例,以本槍隊在生存界赫赫有名的行軍方式前往活動場地。這次去的場地是本隊新開發的場地,不太可能遇到其他隊,眾人可以輕鬆的享受這次的活動,況且整個高高屏地區會在這種天氣出來活動的隊伍,除了我們以外大概不會有其他人了。不過也由於是新場地,總隊長我自己並沒有去過,只得由秘書長帶隊前往。 到了場地後,眾人開始進行整補,因為沒有別隊的時間壓力,大夥兒照著往常的步調邊聊天邊處理裝備;我則利用這個時間來測試新買的拋棄式手榴彈。這款手榴彈算是新產品,上週去所X門時順道抱了一箱十顆回來,本次活動我帶了六顆,剩下四顆留在家作實驗。由於對此項產品不熟悉的緣故,投擲時間過短,導致它掉到地上後才引爆,結果地爆根本毫無威力可言,完全是在搞笑。不過裡面噴出來的液體還滿像某種男生在特殊生理狀態下所分泌的物質,沒有人想被噴到,這部分倒是使大家對其略感敬畏。 整補完之後,我們並沒已有馬上開始作戰,而是先由秘書長帶隊巡場,讓部分初次來此的隊員能熟悉地形;巡場期間發現其中一棟建築物一樓有遊民在睡覺,因此決定避開該處。今天總共打了三場,按照本隊的步調算是挺正常的。 第一場由於副隊長摳哥這場想先休息,由我和阿鴻各領一半人員做對抗,我們以猜拳的方式決定先後,並挑選隊員;我以精密的計算取得了絕對優勢的火力。開始後本隊兵分三路,由我帶秉孝進入建築物,八釐米帶另一人沿主建築正面推進,而坤達墊後。開始沒一分鐘,我們就以和敵方駐守一樓以阿鴻為首的二人接戰。正當雙方火線陷入僵持時,阿鴻忽然高喊陣亡,原來是我們另一路的小隊推到了敵人後方。雖然以兩路包夾的方式,成功肅清了一樓的守軍,但隊友卻也帶回了八厘米不幸陣亡的噩耗。 肅清一樓平面後,我和炳孝採雙人快速推進的方式衝上了二樓,而坤達也和另一位學弟從側邊的小樓梯來到了二樓。我們在此和殘存的敵軍接觸,雖然無法推進殲滅,但我還是利用優勢火力及人力將其困於房中,直到其彈盡援絕主動繳械投降。這期間我也嘗試性的投擲了兩顆手榴彈,只可惜距離太遠,在中途便已爆炸;不過這也讓我們見識到了手榴彈和地爆截然不同的,空爆令人驚歎的威力及震撼。 第一場打完後,大夥兒開始吃午餐,午餐時間看彥佑測試自製的煙霧彈,說實在效果還挺不錯的。酒足飯飽、休息片刻之後,我們開始了本日的第二場。 第二場採包含我在內的一期隊員四人對抗其他七人的方式。首先我們四人各自分散,但想不到對方全部一股腦兒的跑到二樓去了,害我們等半天等不到人。等到不耐煩準備出擊的我,和剛好從正面向後撤的摳哥和阿鴻會合;經過分配,阿鴻和我沿建築後方推進,而摳哥則進屋支援八釐米。 我和政鴻在後面推進,一邊提防來自二樓窗可能的攻擊,就在接近側面小樓梯時,樓梯上守軍按耐不住先行向我們開火,我馬上以持續不斷的火線反壓,而阿鴻則趁此時向側面繞去,沒過兩下對方就被阿鴻解決掉。我繼續沿著建築物前進,但此時手槍響聲不絕於耳,我急忙衝入另一棟建築的二樓確認狀況;再確認阿鴻從側邊小樓梯進入建築後,我便下樓跟進。一進去便看到阿鴻、摳哥和敵方火線僵持,我先投擲了一枚手榴彈,沒想到卻撞到低矮的橫樑彈了回來,所幸是一枚啞彈,我隨手撿了塊水泥塊修正彈道後緊接著擲出另一顆。這顆飛到了接近目標點的位置,但沒想到還是啞彈;僵持了許久,阿鴻決定突襲強攻。在我們的掩護下,他很順利的衝到了對方所據守的兩扇門中的一扇邊,理當安全了,沒想到就再此時忽然陣亡,令我和摳哥摸不著腦袋,只得繼續以火線封死出入口。 最後,八厘米利用雙方僵持的機會,從另一條樓梯強攻而上,將房中的守軍摸掉,才結束了這場戰鬥。戰鬥結束後,我們才發現原來是有一名敵人趴在廢棄的輸送帶後面,阿鴻才會在那莫名其妙的陣亡;不過那傢伙也慶幸第二枚手榴彈是顆啞彈,要不然他將會成為本隊第一個被噴的滿身漿的犧牲者。 第三場同時也是今天的最後一場,我們再度採用挑人分隊的方式,由於有些人太累不想下場的緣故,人數變為四打三;由我帶領四人小隊而阿鴻領導三人小組。理論上應該是我們佔優勢,卻沒想到坤達一開始莫名其妙的就被搶占二樓的敵軍從窗口幹掉,而沒過多久八厘米也因同樣的狀況慘死,一下失去兩名隊員,讓局勢頓時逆轉。我一看情況不對,馬上將還未用盡的短彈夾換成長彈夾,並取出最後一顆手榴彈掛於腰際,同時向走回休息區的八釐米索取兩顆槍榴彈,準備以全部的火力做好決一死戰的準備。我一手持槍一手取榴彈守在樓梯口,果不其然,沒多久就看到阿鴻鬼鬼祟祟的探出頭來,我馬上一陣掃射讓阿鴻領便當。解決掉阿鴻的我從側邊的低矮小窗戶鑽出屋外,緊接著看到存活的那一名隊友,就在我指示他從側邊小樓梯攻上二樓時發生了一段小插曲。 原來阿鴻安排了彥佑學弟持狙擊槍躲在後方,其隱密之好連我都沒發現,我聽到了狙擊槍響後馬上退到了柱子後方,緊接著又是一聲槍響,樓梯上正要進入房間的學弟轉過身來表示好像有東西彈到他,這時我才發現後面有人。原來是彥佑的濫槍法讓他一開始沒有打中距離他五公尺的我(哇哩咧...),所以最後算他和那名學弟強碰兩人陣亡。兩人離開後,我走上了學弟原先所在的樓梯,一上去就看到摳哥從下面走過來,話不多說馬上開槍結束戰鬥。 今天的三場戰鬥都結束後,大家先拍了每次都忘記拍的團體照,接著辦起了攝影會,拍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相片,直到看時候不早了才結束。結束攝影後,大家收拾裝備,帶著心滿意足的表情踏上了歸鄉的旅程。 以下是本次活動我的像機所照的部分(天空的相片上傳系統真爛,慢到爆.....) http://photo.pchome.com.tw/kssas/01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